燥湿化痰,和中健胃,降逆止呕,消痞散结,外用可消肿止痛。



本来签得生意,一回到家就想么么哒下小圆脸。
结果居然赶上过年!!!!!!

等九点。

“一开始他们说避免和马龙打球,不信这个邪的我后来才知道,原来不仅是他打球真的很好,还因为打球时他的那只背后灵的眼神很恐怖。还因为中场休息的时候…………嘤嘤嘤教练我不打球了想谈恋爱了!”

生孩子吧你们直接🙄


啊摸鱼好爽。

概括起来就是一个博er不想拿蟒爷送他的奥特曼和龙队交换的故事。

妹妹头的龙队好难抓神韵,鸡蛋崽和莫西干最好画,嘤。


“有谁会要我的小心心吗?”

“我射中了就是我的。要不,我把我的赔给你?”

啊工作间隙吸一口,顺利萌到九十九。

啊要不领导你的发言主题改成【论大长腿和小圆脸般配的一百个理由】吧。

【昕博|刺客信条电影AU】 丑纹身 二

刚升职完。嘤嘤嘤好忙。

用的是设定,所以会放飞不少。

不过好像都没怎么谈恋爱呢哈哈哈。

有其他cp出没。


----------------------------------------------


8.

能吃饭总是很开心的。

尤其那些服务机器人一个个长得圆头圆脑的,真好玩。

取餐具时,喏,一个勺子递到他面前。虽然这人有点凶还戴金链子,不过长得帅还是好人的嘛。

伸手去接。

晃当。勺子直接掉进垃圾桶里。

重复三次。


9.

然后,警铃被摁响了。四个圆头圆脑把那人架走了——不是许昕做的,是个很年轻的男人。很显然,他脸上的怒气主要是来自于被金链子害...

【昕博|刺客信条电影AU】丑纹身 一

看完就想写了。

国胖队教会我,纹身的男人真可口。

争取五次解决。

-----------------------------------------

1.

被摁在注射死刑的床上的时候,许昕还在想:那个贪官的喉管断开的声音真是动听。尤其那个口子还是自己开的。

一个两鬓斑白的官员问他,最后有什么话想说吗?

他看看他手里的注射器,针头有半滴透明的液体,映着无影灯的光。有点晃眼。

许昕忧伤地闭上眼,枕头太硬会把头型压坏,我果然不该染蓝毛的。

容易掉色。

 

2.

许昕,年方二十七。

阳光灿烂小混混一名。能打又帅,可惜太仗义。

杀了个贪污犯,判决是注射死刑。

然后...

【仙侠AU|多CP|主昕博】 夜奔 五

就算是凭着对绿尾巴的执念,我也会写完的!

每个人拿的武器都有名字是我的第二个执念。

本节一句话可玘。

说起来,大家觉得每个人应该用什么样的武器咧?

---------------------------------------

五、他在你屁股下

 

密林深深深几许,化不开的碧色被几道金色的气流划破。

“你和小邱两个人下来连缩地索都不带,这居安思危可以啊。”匕首在土地上写写画画,马琳擦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珠还不忘记笑陈玘,完了又扯扯滚着暗花的衣襟,努努嘴再理理勒得有点紧的金玉腰带。

“这位仁兄可以啊,树林里用的是五行属水的法宝,这么困人又瘆得慌,倒该是湘水的套路。”马琳...


会议间隙摸个鱼,话事人楠带自家双花红棍宁出场。

看见有人拿红酒杯过来敬酒:

“楠姐,红酒不好喝。”

“乖,喝一口今晚回去给你买雪糕。”

“我要哈根达斯。”

“好。等下叫他们全包了。”

有人想撩话事人:

“啊……忘了介绍这是贱内张怡宁,宁宁,跟x小姐打招呼。”

“你好,我姓张,嚣张的张。”

有人挑事:

(一拳撂倒一伙人)

“你……你到底是……”

“我不是自我介绍了吗……我姓张,嚣张的张。”

啊啊带感!!!!!

【九九八十一AU 】西游笔记 之 花非花

AU,AU,依然是AU 。

祸祸名著的手停不下来。

对应关系参照 karenlee2016 的视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33662/

那是我的精神食粮,嗯米其林三星那种。授权已经拿到,万分感激不尽!

唐僧:大团

悟空:JKer

悟能:蟒爷

悟净:队座

————————————

离开流沙河这么久了。

马龙以为自己应该已经适应陆地了。

标志就是他知道在嘴寂寞的时候去拉大师兄的袖子而不是一个人一边吐泡泡一边煮粥。

然而,最近大师兄忙于借芭蕉扇的事,飞来飞去好不忙碌,已经很久没有帮忙解决他吐泡泡这个问题了。

在终日不熄灭的火焰山...

【仙侠AU|多CP|主昕博】 夜奔 四

开始谈恋爱了,写的诚惶诚恐啊。

圆滚滚的小郎君真想咬一口,正好明天是元宵。

各位元宵节快乐~

------------------------------------

四、这么美味

 

暖风熏人醉,袅袅风飞花。

一片桃花瓣飘进洞口,轻轻沾在碧绿色的鳞片上。

“那个黑黑的是你师兄?”昕盘起尾巴,目光与眼前人平齐,当然也是为了更方便他拿到食盒里的加了好多糖的桃花酥。

诚惶诚恐地咬了一口。

原来世间真的还有这等美味。眼角酸酸的。

托噩梦的福半饱不饥地啃了几天烤的半生不熟的小动物,这回乍一吃到这甜酥软糯。昕的尾巴尖兴奋地把身上的花瓣都抖落不少。

“啊是啊,他拜师比我早...

1 / 3

© 司空丁丁的半夏田 | Powered by LOFTER